罗铮手指曲了曲,在她脑门上轻轻敲了一下,“这种事我来解决,过段时间单位会发棉花票,不够的我想其他办法,你安心在家呆着,别出去瞎折腾。”

   沈柠摸了摸脑门,“你是不是有门路?”

   罗铮勾了勾沈柠耳边被风乱的发丝,“嗯,以前朋友多,有偷偷做这个买卖的,前段时间就碰见一个,说是有需要去找他买。”

   “要不还是我去买吧,你可别被逮住喽。”

   沈柠心中有些忧虑,说到底他还是公家单位的,不能贸然去买黑市的货品,不小心传出去名声也会受累,可她就不同了,谁会跟一个乡间妇人计较,她遮掩一些,机灵一些,很好蒙混过关的。

   罗铮挑眉睨着她,“小看我。”

   沈柠笑嘻嘻地挽住他的手臂。

   看天色也不早了,沈柠就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准备回家,罗铮准备开车送她回去,沈柠不同意,“大老远的,你就别费时间了,我坐公车回去。”

   罗铮:“那你到公社就去找老五,让他开车送你。”

   老五自从在运输组上班,就咬咬牙花钱买了一辆二手的自行车,平时上下班也方便。

   沈柠点点头,于是罗铮开车送她去了车站,等公车靠近的时候,沈柠飞快偷亲了他一下,一溜烟跑上了车。

   男人摸摸自己的脸,抬眼看向坐在车窗旁对他含笑挥手的女人,嘴角的笑容像融化的蜜糖。

  
阳光美女休闲出行清新又养眼图片

   阳光漫漫,他目送她消失在清风袅袅的远方。

   沈柠坐车回公社,去找了老五,老五也刚好出车回来,看到沈柠来找,连忙去把自行车给推出来,“嫂子,你去县里了吗?”

   沈柠坐上他的车,一边回答,“是啊,早上坐你哥的车去的。你现在工作怎么样?”

   “挺适应的,我现在工资也有十八块一个月,听说明年就能涨到二十块一个月,逢年过节还有礼物送。”

   “真好。”

   路上经过一个街区,沈柠想起这里有一个住户叫在家里开裁缝铺专门给人做衣服的,于是她就让老五停一停。

   之前她扯来的布也是托罗爱仙拿到这里来做衣服的,既然经过了,就直接去找,把扯来的布给她,顺便说说自己想要的样式。

   老五陪着沈柠通过一个巷子,找到了那户人家,一个大娘正端着一盆洗菜水出来倒,看见他们便问:“你们是来做衣服的吧?”

   “是呀,”沈柠如实回答,“洪大姐人在吗?”

   “我媳妇儿娘家的老母亲病了,回娘家伺候去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你们要是着急用衣服,要不就先找别人。”

   “这样啊,好的,谢谢大娘。”

   天色也渐渐暗下来,沈柠就跟老五先回去,寻思着找谁做衣服呢,要是自己生产大队有人会做衣服就不用总是来公社折腾了。

   她问老五,老五也不大清楚,因为他的衣服都是他娘张罗的,“回家问问我娘。”

   沈柠知道大队里好些女人是会做衣服的,只是她也不能无故去麻烦别人,挺不好意思的。

   做衣服是一门手艺,不是说瞎折腾就能做得好,浪费布料不说,还耽误时间,到了十月份,天气说凉就凉,她不敢耽误时间,得赶紧把衣服弄出来给俩孩子防寒用。

   当沈柠回到生产大队的时候,迎面便看见杨斌他爹杨长鸣,也就是后溪大队的支书,还有郭冬梅他爹郭前进一起从大队部的方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