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嘉叶看见自己老爸这个骚操作,差点没笑喷,“爸,你也太搞笑了吧!”

   “走走走,让沈柠和孩子们休息,我们先回家去。”顾光镰生怕沈柠继续塞钱给他,脚下抹油就跑了。

   沈柠:“……”

   顾伯伯,我特么是给你钱,不是递刀子啊,你至于吗?

   顾嘉叶临走时说:“我问你个事儿啊!”

   沈柠想把钱给她,顾嘉叶把她的手按回去,“那个……霍中凯……怎么不来?”

   沈柠抿着唇看着顾嘉叶,“我们来的时候,在县城看见他了。”

   顾嘉叶沉默地听着。

   “他说……”沈柠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措辞,“他说,和你的一年之约也要到了,他尽力了,你要是有喜欢的人,就去喜欢吧,不用顾忌他……”

   顾嘉叶背过身,沉默地低下头。

   沈柠:“嘉叶,你也别怪他,他是怕自己配不上你。”

   顾嘉叶的肩膀微微颤抖起来,声音里有些哽咽,“我又没有多好,他凭啥说配不上我。”

  
纯白系阳光美女清凉着装让你清凉一夏

   沈柠闻言忍不住轻轻一笑,“是呀,你多跟他沟通沟通,多给他一点信心,霍大哥人不错,可别让他跑了哟!”

   顾嘉叶抹着眼泪回头,破涕为笑,嘴硬道:“他爱来不来,我又不是没他过不下去。”

   沈柠似一眼就能看破顾嘉叶的伪装,“你少嘴硬了,我听阿铮说,他家里一直在催他结婚呢!他年纪跟我男人一般大,再不结婚真的就要没人要了。”

   顾嘉叶哼了哼,“也就只有我能要他,还有哪个不长眼的女人会喜欢他那个二百五?!”

   沈柠看着顾嘉叶那傲娇的小表情,着实有些忍俊不禁。

   顾光镰在外头喊她,顾嘉叶收拾了一下情绪,“我先走了,明天找你玩。”

   “好。”

   罗爱仙催促着大安上楼睡觉,大安却跑来跟沈柠小声说:“娘,我猜小姨是被戚尧哥哥踹进地头里的。”

   他琢磨来琢磨去,好像就是这么个可能。

   当时一回头的时候,戚尧哥哥刚从地上爬起来。

   沈柠认真严肃地对儿子说道:“大安,这话特别严重,以后都不许说了,要不然戚尧哥哥会因为这个被大人骂的。”

   大安一听,连忙懂事地点点头,“我再也不说了。”

   沈柠揉揉儿子的小脑袋,“真乖,先去睡觉。”

   大安:“我爹还没回来呢,我要等他。”

   沈柠好笑道:“等他干啥,他又不哄你睡觉。”

   大安挑着小眉毛,嘴角上扬,“我给爹讲故事,哄爹睡觉。”

   “他不需要。”沈柠赶着儿子上楼去,又笑着对罗爱仙说:“姑,你就去楼上跟小茹一起睡,我和阿铮睡楼下。”

   “成成成,你早点休息,我就先上楼歇着了。”

   “好。”沈柠真心觉得,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只有这个大姑会始终照顾着他们,帮衬着他们。

   有她在家照顾着,她和罗铮在外也安心不少。

   没多时,外面响起车声,是罗铮坐着朱介东的车回来了,沈柠赶忙去开门。

   朱介东和冯新博也没多逗留,跟她打了声招呼就先回单位宿舍去了。

   罗铮揽着沈柠的肩膀,“孩子们都睡了吗?”

   “睡了,你去洗洗,明天是不是得去单位报到啊?”

   “不急,明天咱们先去医院检查检查。”罗铮现在只想确定媳妇儿肚子里是不是又有娃了。

   他曾经错过了大安小茹的出生,这一次,他想弥补那份遗憾。

   沈柠问:“万一让你失望咋办?”

   罗铮笑了笑,将她的手背放在唇边轻轻一吻,“那我再接再厉。”

   顾光镰开车跟三女儿一起回家。

   葛丽琼和顾娇兰正坐在客厅看电视。

   顾娇兰是一听见外头的动静,就装作无意地跟葛丽琼说:“妈妈,恢复高考的第一次考试都这么没含金量吗?我要是没生孩子,肯定考的比村姑好。”

   连沈柠那个村姑都能考上大学,那她就更可以了。

   她只是因为要生孩子才给耽误了。

   哎,真是太可惜了。

   原本可以凭本事考大学,偏偏条件不允许。

   算了,等孩子大些,让爸爸帮忙推荐她上大学好了。

   不管怎么说,都不能输给沈柠那个村姑。

   那无法磨灭的优越感在她不断的心理暗示中,不降反升。

   顾嘉叶一进门就听到这种话,火气立马飙升。

   这么个无耻的话顾娇兰居然都说得脸不红心不跳,厚脸皮可真不是盖的。

   顾爸爸却拉扯了一下易冲动的三女儿,然后把外套往沙发上一扔,没好气地冲顾娇兰发脾气,“你说谁村姑呢?她是你姐姐的好朋友,你连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吗?”

   顾娇兰并不认为这么随便一说会招来什么麻烦,结果爸爸就这么劈头盖脸骂她,让她吓了一跳,连忙站起来,诚惶诚恐地说:“爸爸,我也没说谁啊,就是今天看了电视,有感而发而已。”

   顾光镰当然不信,“你别在这里给我指桑骂槐的,自己不争气不努力,就知道一味给自己找借口贬低别人,难不成你以前的志向就是读书上进?”

   他这话真可谓是不带一丝一毫的情面,宛如一记重型巴掌,将顾娇兰所有的骄傲和优越感打得支离破碎。

   顾嘉叶暗暗给老爸竖了一个大拇指。

   顾妈妈来劝,“老顾,你这是干什么,怎么一回来就跟娇娇过不去……”

   顾光镰面对妻子,态度自然是软和了几分,但是态度依然强硬,“丽琼,咱家两个女儿,咱不能厚此薄彼,难怪嘉嘉以前总恼火我们,敢情是娇娇说话总是夹枪带棒的,嘉嘉心眼实,能不生气吗?我们以前实在是太是非不分了,把娇娇都给惯得无法无天,你看看咱家现在都成什么样了?”

   “爸爸,我……”顾娇兰刚才只是想在无形中挤兑挤兑沈柠,没想到不仅遭到爸爸当面的责骂,还对她上纲上线起来了。

   那个曾经宠她如命的爸爸是真的不爱她了。

   顾娇兰难受得眼泪直掉。

   顾光镰立刻给三女儿暗暗递了个眼色,顾嘉叶立刻委屈地说:“反正在妈妈心里只有小妹,没有我,我受再多委屈都比不上小妹的一滴眼泪,我就是个抱来的野孩子……呜呜呜……”

   顾嘉叶抹着眼泪跑上楼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