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木城军民整军备战之时,南下的乌桓人也遭遇到了麻烦,过了罗兰废墟不久之后,他们日夜遭受木城骑兵的骚扰。这些汉军只靠近了骑射,来如风去如电,打完就跑,跑完再打,作战方式恶心至极,让向来大规模兵团作战的乌桓人极不适应。但好在这种游骑式作战方式并不适合大兵团作战,最多让乌桓人休息不好,死伤人数有所增加,并未让乌桓人伤筋动骨。

   随后,乌日剌赖设计围杀汉军骑兵,幸好李沅率军果断突围,并未造成太大损失,但见乌桓准备充分,李沅选择了撤军,并向水城方向撤去。由于水城方向在木城的西南方,与乌桓人南下的路线截然相反,故此乌桓人并未追击,而是加快了南下的脚步。

   李沅与两千骑兵远望乌桓大军泱泱南下,心中冷笑,校尉何帆问道“大人,为何不返回木城?”

   李沅道“我们是骑兵,被困在木城无助于将军,骑兵只有奔跑起来才能发挥本事。”

   何帆苦笑“可将军会同意我们擅自滞留外处吗?”

   “我相信他相信我。”李沅自信道。

   张孝武接到李沅的示警和请令之后,果断选择了相信李沅,并派人通知李沅,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木城被围之后,骑兵营将无有粮草援助,君可任意决断,无须顾忌。

   李沅得令,心中大喜,这是允许他在西鞑塔劫掠的命令,也是给他松了绑,任由他独断专行。

   有这样支持自己的上司,李沅自然大为感动,他率军尾随乌桓人,四处截断乌桓粮道,导致乌桓人士气大降。于是,乌桓人给李沅起了个独狼的绰号,其寓意是乌桓人的传说故事,他们常说宁惹狼群不遇独狼,最怕遇到的就是这种打不死打不灭即让人心烦意乱又让人无可奈何的独狼。

   让乌桓人坐立不安的不只是李沅的游骑兵,更大的麻烦则是瘟疫,他们占领了金城之后,最开始兴致勃勃的南下,岂料到南下途中不止汉军俘虏因瘟疫死亡,还有许多乌桓士兵也得了瘟疫,战斗力锐减,这才让李沅的骑兵有了可乘之机。

   乌日剌赖忧心忡忡,却又不能半途而废,毕竟他拒绝了乌尔坎哈的整军建议,选择了果断南下。但因为疫情影响,原本只需要十天的路程,乌桓足足走了大半个月,又因为李沅的骚扰,他们抵达木城时已经到了十月份。

   乌桓大军随着今年塞北的第一场雪来到了木城,鬼卫大军严阵以待,然而乌桓大军却士气低落。乌桓南下队伍足足十五万人,但士气却远远不如只有三万多人的塞北鬼卫。乌桓大军抵达木城之日,乌日剌赖看到木城上面上百面鬼卫旗帜,先是吃了一惊,随后谓左右道“此图案为何?”

  
青春少女学院风连衣裙浅笑嫣然铁轨写真

   众人不知,便问起俘虏,金城俘虏也不知其意。

   乌桓大军初来乍到,看到这上白面骷髅鬼脸旗帜,心中很是不舒服,再加上军心士气不振,竟然不肯攻城。乌日剌赖只好派遣大军保护后军建设营地,以躲避寒冷,休养生息。

   兀立塌和乌尔坎哈属于乌桓大军中的另一派系,本来便不愿意南下,见到乌日剌赖裹足不前,不肯一鼓作气攻城,便暗中讥笑起来。两人见到距离城池二里之地有一座石头山,便趁着安营扎寨的时候爬上了山顶,眺望远方木城,只见木城兵强马壮士兵众多,城内炊烟袅袅不见混乱,两人彼此看了看,苦笑道“又是一款难啃的骨头啊。”

   兀立塌道“鬼将此人用兵出奇,吾等需要格外小心。”

   乌尔坎哈苦笑“军中已有两万军士染了瘟疫,再不救治,咱们这十五万大军就要都送命于此了。”

   兀立塌道“这瘟疫居然如此可怕。”

   乌尔坎哈道“瘟疫不可怕,可怕的是愚蠢的指挥官,他就应该听我的建议,将所有中原战俘杀死之后焚烧掉。”

   兀立塌道“叔叔原本的想法是驱赶这些战俘,冲开城门,让他们做我们的帮手。哪想到这群战俘如今成了这个样子……这些日子又死了八百人。”

   乌尔坎哈道“我倒是有一计,可由小王献给大王,如果大王不听,也就罢了。”

   “是何计策?”

   “如此这般,如此这般……”

   张孝武在城头上远远望去,见乌桓人居然退军了,随后开始安营扎寨,裹足不前,甚至他们连田地里的青草都不放过。他自然不知乌桓军中也生了瘟疫,军心士气低落,便惊讶道“这些乌桓人……来旅游了吗?”

   兀松也难以置信,右手的书卷敲着左手掌心,沉思道“莫非是怕了将军?”

   阮清文立即附声道“大军远行,疲惫不堪,他们是打算久持而战啊。怪哉,怪哉,乌桓人如何如此愚蠢,十几万大军日夜用度几何?居然与我们比起了消耗?”

   萧开笑指雪花,道“谁能想到十月刚到,便下起了雪,可比去年提早了至少十天。这大雪一来,乌桓人便只能冻死饿死野外,我木城,便是他们的葬身之地。”

   阮清文道“将军,谨防乌桓卑鄙,他们若是逼迫那上万金城战俘做肉盾攻城,到时我们打是不打?”

   萧开等人苦笑不已,心中颇为无奈,大家都出身于青龙军团,哪会对袍泽动刀。尤其是陈青眼睛都红了,复杂地看着张孝武,张孝武也转身看着他,说“陈军候,你说,这该如何是好?”

   这个问题让陈青沉思许久,那些都是他的袍泽,他们亲自送他出城,他们让他有活命的机会,可如今,他却要决定他们的命运。他猩红双眼,咬紧牙关,放声说道“打!无论如何,护住木城更加重要,将来若是他们怪我,我以死谢罪。”

   “是条汉子!”胡立在一旁夸奖说。

   申林东道“陈军候,朝廷绝不会怪罪于你。”

   陈青摇头道“我哪会在意朝廷看法,我只对袍泽负责,纵死无妨。”

   众人苦笑,望向那遮天蔽日的乌桓大军营寨,心中感慨万千。

   顶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