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丽莎白认定了你,梅森,告诉我,你的选择呢?”脸上充满病色的老虎,依旧是摄人的顶级掠夺者。

   经历了整个二战,作为国家精神支柱,与其共存亡的乔治六世,身上早已退却了曾经的懦弱无力。

   现在的他,是大英帝国的国王,这个国家、乃至世界最有权力的人之一。

   “我会留在这里,就是最好的回答,陛下。”梅森不卑不亢的说道。

   在父亲身边待了那么多年,畏惧,他大概已经忘记了。

   留下的只有礼仪、尊重,无论是对他人、自己或整个世界,时刻都该保持应有的尊重

   “要待在她身边,承受的压力和需要承担的责任,你都清楚吗?

   你们不仅是夫妻,也是政治、外交、生活、生意等等,事件上互相付出的伙伴,需要面对的还有很多。”

   “这些,我和伊丽莎白谈论过,正在学着适应。”梅森确实正在学习适应,只是靠他自己能做的很有限。

   父亲对此也并没有任何的表示,好像完全把他丢在伦敦,任由他自己看着办。

   又或者,是在等待今天的到来……

   “去军队吧,到皇家空军先做一名普通士兵,以后再慢慢来……”乔治六世自有安排,他的身体还能撑几年。

  
气质高贵清纯大气妹妹Miya

   “是,陛下,我会好好做的。”谈话到此差不多该结束了,房门从里面打开,伊丽莎白走了进来。

   “今晚就留在这里吧,你的母亲会很开心的。”乔治六世说着有些喘息,接着一震激烈的咳嗽。

   用手帕捂住嘴巴,他挥手示意两人离开,接下来他还要接见议员和印度代表,为‘蒙巴顿方案’带来的后续问题继续忙碌。

   梅森的未来暂时被定下,是否会出现什么变数,要且行且看。

   但在此期间,会有无数人来确保此事不会出现变故。

   “去做飞行员,我想你一定会喜欢的。”得知父亲对梅森的安排后,伊丽莎白很高兴。

   因为这是好的开始,代表着父亲已经接受了自己所认定的人,开始为他们的未来做准备,铺路。

   要是一直不闻不问,才是真正需要担心的。

   能够和梅森一起与父母吃饭,是伊丽莎白近期心情最好的一天,她期待着成为一家人的那天。

   不过,近期梅森身边好像有别的女孩出现。

   不是普通的朋友,而是有种刻意的接近,对梅森很感兴趣的那种带有目的性的。

   同为女人,伊丽莎白对此很肯定,她对梅森有感觉。

   但她相信两人的感情,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已经不短,梅森总是会对她有所迁就,也把心思都放在自己身上。

   伊丽莎白有信心,从前如此,现在如此,以后也如此。

   ……

   “现在吗?”接到梅森的来电,李子涛这边天还没亮。

   “这是国王的意思,伊丽莎白也赞同我去。”梅森想要得到父亲的建议。

   “实际上,我也正想和你说这件事……皇家空军,好好努力,相信很快你的身份就会有大的转变。”

   这番安排是为了什么,李子涛自然清清楚楚,乔治六世已经开始为未来做准备了。

   看起来他的身体确实如外界所说的糟糕,但李子涛还是希望他能够多撑一些时间,给他们足够的时间成长。

   无论是伊丽莎白,又或梅森,相对所要承担的责任来说都太过年轻,好在皇后和皇太后的身体依旧硬朗。

   再聪明的人,也会需要长者的指点,特别是在他们迷路的时候,长者的经历和意见在这时候会成为指路明灯。

   “所以说,你和国王沟通过吗?”梅森还以为这是他们商量好的。

   “你认为可能吗?”李子涛笑呵呵的说,他和那位国王陛下的关系可不怎么好。

   要不是迫于伊丽莎白的坚持,加上李氏的财力,李子涛有贵族爵位,又有玛丽、卢森堡在欧洲的影响力。

   最后一点很重要,李子涛时常会庆幸,自己当初果断的选择了和玛丽的婚姻,同时也将她的青睐永记于心。

   不夸张的说,和玛丽的婚姻成就了现在的他,而在时间上也要减去半个世纪。

   “和你的外祖母通话,她会有话想要和你说。”挂断电话之前,李子涛刻意提醒他,要记得给大公去个电话。

   这个时候,大公能够给他的告诫和经验比自己更多。

   “结束后,我会给母亲打电话的。”梅森很懂他的心,这些年在伦敦的独立生活,让他的身心都得到成长。

   “嗯,代我向外祖母问好。”说完,李子涛挂断电话,就这么用手扶着话筒站在原地许久。

   “有什么问题吗?”在旁等候的让发现他就这么一直站着,不明的摊手问道。

   “我有些担心。”李子涛眼底的担心不加掩饰。

   这件事在让面前没什么好隐瞒的,如果梅森和伊丽莎白能顺利完婚,对他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是需要担心……”让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收敛,这件事比当年李子涛迎娶玛丽还要难办。

   他的肤色是个问题,但并不会太难办,李氏的资本能够为他加分,特别是其在美利坚的重要性日益加重。

   母亲玛丽那边的力量,同样会为他加分。但……李氏到底倾向于怎样的思想与意识,这点才是关键。

   “查理,能告诉我,你到底做过什么吗?”让目光认真的看向他,好像要看穿他的内心。

   “只是一些捐赠资金,我想任何人,在自己的国家遭受侵略和磨难时,提供一些必要的资金与帮助,这是正常的。”

   “那么,姓氏呢!”让再次提到了另一个难题。

   温莎是温莎,想要让它变成李,简直是不可思议且不可饶恕的,无论是对王室和整个国家来讲。

   “你以为,我们那位国王陛下会不做出安排吗?”李子涛可不会为此担心。

   他最担心的只有玛丽的警告,那个调查是否还在,又进行到何种程度,是谁在负责,才是他需要警惕的。

   姓氏的问题,就交给伊丽莎白和梅森这两个孩子去商量,让他们看着办吧!

   不过,在这件事上李子涛不认为,梅森有能力压垮整个王室,就算是加上伊丽莎白也如此。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