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二年级生,教授的批改已经从合格不合格变成打分制。

   李子涛前半学期一团糟,长期请假在教授那里留下深刻的印象,所以他的作业要比其他人做的更标准。

   影响无形资产价值的因素,刚开学教授就布置了新的论题,而且是他没有学到的部分。

   完全靠自己的理解瞎蒙,李子涛没什么把握,幸好有洛奇的笔记和图书馆帮忙。

   送走玛丽,李子涛就把心思放在学校里,顺便让人准备今晚的见面会。

   地点安排在了华尔道夫酒店,既有档次,又不会出现被狗仔发现的危险。

   在图书馆待到下午4点,李子涛整理好东西正往外走,迎面看到莫瑞娜走进大门。

   “嗨。”李子涛打着招呼。

   “嗨,要走了吗?”看他抱着书莫瑞娜问道。

   “恩,和人约了晚餐,有事吗?”李子涛问道。

   “没事记得有时间来参加派对,我们又有新成员了。”莫瑞娜笑了笑。

   “,那我先走了。”挥手道别,李子涛回到宿舍没人,把书放在床头就离开了。

  
长腿清纯少女在没有水的泳池写真

   “乔伊。”抵达女生宿舍乔伊正站在门口。

   车停稳乔伊坐在副驾驶,车子重新向校门驶去,看了看车厢她说道:“这样好像坐不下?”

   “会吗?”李子涛眨眨眼,等车开到乔伊家门口时,发现五辆纯黑的大方盒停在路边。

   从上到下没有一点其它一点颜色,就连车窗都黑的看不透。

   整个车身看起来就像是头野兽,充满力量和冲击感。

   “埃癸斯1,目前只做军用,一起去接他们吧!”李子涛拉着她的手向路旁的木屋走去。

   在车队出现的时候,甘德佳一家人就在屋内不停的观察。

   等到李子涛和乔伊牵手走来时,房间里响起一阵欢呼和训斥,黛西率先冲了出来,身后跟着个面色稚嫩的男孩。

   “你们好,我是查理。”李子涛笑着对两人说道,抬头看向从屋内出来的甘德佳夫妇。

   “我已经知道了,快带我去看看那些车,它们可真苦。”黛西自来熟的拉着他的胳膊说道。

   “甘德佳先生,夫人,很高兴见到你们。”李子涛先和甘德佳夫妇打过招呼,一行人这才上了车。

   黛西和弟弟坐一辆,李子涛、乔伊和甘德佳夫妇坐一辆。

   车上的气氛还好,虽然有些怪怪的,但都是说些平常的生活,问问他在学校的情况。

   车队抵达酒店直接到了大楼后,到达餐厅经理等候在门口,看到李子涛立刻扬起笑脸:“查理先生,都准备好了。”

   “谢谢你,巴勒。”李子涛微笑点头,带着众人向内走去。

   整个餐厅里空无一人,其他的桌椅全部撤掉,只有中间摆着张圆桌,旁边还有一支小型乐队。

   这么做不光是为了代表他的重视,也不是李子涛想要炫富,更多其实是为了私心,不想被人发现这件事。

   玛丽在嘉宝的事情上让步很多,两人心知肚明,所以他不想再给妻子添麻烦。

   挺混蛋的想法,一边说着要照顾妻子感受,一边又与其他的女人勾搭不断。

   所以李子涛从不自认是个好男人,他就是个丝,渣男。

   心底对女人的占有欲依旧强烈,只是不再表现的那么明显,更加内敛,又或者说虚伪。

   他可以在其它方面弥补,但要让他全心全意的守着一个女人,他做不到,至少现在还做不到。

   “或许什么都有腻的一天,但不是现在。”李子涛彬彬有礼的请所有人入座,为乔伊拉开椅子接过她的大衣。

   这些动作他做起来没有任何的伪装和不自然,那种自觉高人一等的想法在李子涛的生活里从不存在。

   毕竟思想不是一时半会能转变过来的,前世他接触的是男女平等,甚至女人变得越来越强势。

   说句现实点的话,那时候的他想为女人拉椅子都没机会。

   “可以上菜了。”把大衣交给身旁的侍从,李子涛这才坐在乔伊身旁。

   从头到尾的表现,就算是甘德佳夫妇心底也是满意的。

   可一想到他已经结婚,还是两个孩子的父亲,报纸上闹得沸沸扬扬生父问题,可能也是他做的,两人的心情变得复杂。

   “查理,这样会不会太奢侈了?”看他入座后气氛就安静下来,乔伊率先打破尴尬。

   “不会,这里就像我的家一样,它是阿斯特家族的产业,我和乔纳森就是阿斯特四世是很好的朋友。”

   为了这次见面,李子涛专程准备两**世纪拉菲,滴金酒庄的贵腐酒不适合今天的菜式搭配。

   更比起拉菲,李子涛更青睐芬芳复杂,层次丰富的玛歌,可惜世纪年份市面上已经找不到了。

   “咳,让我们庆祝今天的相聚,也谢谢查理的招待。”甘德佳轻咳了声举起水晶杯,他需要掌握话题和节奏才对。

   “很荣幸,干杯。”李子涛微笑的说道。

   餐前酒是冰葡萄酒,有些酸涩,带有开胃的功效。

   “查理,据我所知你已经结婚了。”酒杯还没放下,厄尔甘德佳就直切正题。

   乔伊尴尬的低下头,黛西不屑的撇着嘴,已经成年的弟弟,厄托伽甘德佳倒是用不满的目光看着他。

   “是的。”李子涛动作顿了顿,接着说道“但除了这点,我相信自己可以给她一切。”

   没等对方开口,李子涛接着道“我说的不只是钱,还有她想要追求的梦想,生活。”

   “这些她已经拥有了。”厄尔面色一沉说道。

   看了看有些紧张的乔伊,李子涛从桌下拉住她的手,这才笑道“不,我说的是她真正想要的。”

   “乔伊喜欢画画,据我所知她在课外有做家教,为喜欢绘画的孩子做启蒙,毕业时她想要学习艺术。”

   听到他所说的,家人把目光投向乔伊,只见此刻她正满脸惊讶的抬头看着李子涛,不明白他怎么知道的。

   其实很简单,找人去她曾经的学校问问就好了,乔伊给老师留下的印象不错,说起过她想要报考艺术的想法。

   “乔伊,我们当初让你选择过的。”甘德佳夫人目光柔和的看着女儿说道。

   “是的,我知道母亲,这是我的选择。”乔伊有些语无伦次,说着抓起酒喝了一大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