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华国?”李子涛直接坐了起来,一把抢过票仔细看去。

   “纽约大都会,来自华国的京剧大师,受五万万人欢迎的大艺术家,梅兰芳专场!!”

   念出最后那个名字时,李子涛的声音就像是被捏住嗓子的公鸡,音调瞬间拔高八个音。

   “查理,这个咨询费如何?”看出他的惊讶,劳伦斯很是得意的说道。

   “很棒。”李子涛面色复杂的盯着戏票,仿佛觉着刚才的话不足以表达他的激动,再次说道:“棒极了!”

   “哈,那还等什么,让我们现在出发。”劳伦斯挥臂喊道。

   坐在前往纽约的飞机上,李子涛还是有种身处梦境般的感觉,梅兰芳,这个耳熟能详的名字,任何一个华国人都不会忘记。

   四大名旦之首,伶界大王,梅派开山鼻祖,是他用雍容华贵的表演和行云流水的唱腔将京剧艺术提升到一个空前高度。

   正是他把京剧艺术传播到世界,在世界各地刮起一阵名为‘梅旋风’的狂热风潮。

   就算是在前世21世纪,有关这位京剧大师的传奇依然经久流传,其与冬皇的爱情更是让人惋惜。

   没想到在另一个陌生的世界里,他竟有幸亲眼见到这位传奇人物,并且观看他的演出。

   “有点小激动。”李子涛按着跳动激烈的心脏喃喃道。

  
空灵气质水瓶座美女柔美朦胧感写真

   他并非是戏剧迷,但对于像梅兰芳这种艺术大家,还是抱有一种钦佩、崇拜、尊重的心情。

   正是有这些人的付出和努力,才能让华国传统文化走出国门,向世界展现一个拥有数千年文化传承古国的绚丽和底蕴。

   而更让他心情复杂的是,是未来有关东三省的那件大事,前世历史中记载的满洲事变,

   因为少帅错误的判断和略显软弱的性格,40万东戍军眼睁睁的看着小鬼子,在他们眼皮底下侵吞东三省。

   李子涛一直在告诫自己,这种事不是他可以插手的,现在的小鬼子可是能够和苏联叫板的列强。

   虽然这里面有多方面的原因,但不得不承认这一时期的小鬼子是强大的,就算美利坚也要正视它的地位。

   李子涛不认为自己有抗一国之力,更没有救世主的崇高觉悟,但这时候命运让他有机会见到梅兰芳。

   这不禁让他在心中自问:“我是不是该做些什么?”

   当坐上车来到纽约大都会剧院,李子涛还处于纠结中。

   “先生,要票吗?来自华国的大艺术家,只要15美刀。”刚刚下车,两名白人黄牛就凑了过来,一脸热情的看着他。

   美利坚同样不缺黄牛,这场备受瞩目的演出更是如此,票贩门手里的票从最初的7美刀涨到10美刀,再到今天开演前的15美刀,就算如此也无法抵挡人们的热情。

   “我们已经有了。”看李子涛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劳伦斯挥了挥手中的票说道。

   两名黄牛也不在意,转头就朝着另一名华人走去,“先生,需要票吗?来自华国的大艺术家……”

   “多少钱?”穿着朴素的男子问道。

   “15美刀。”黄牛笑着取出票,看对方有些犹豫抖了抖票说道:“那位大艺术家在纽约只有一场表演,错过就看不到了。”

   “可,可我只有10美刀。”男子有些憋屈的说道。

   “13美刀,先生,表演马上就要开始了。”看他的表情不像作假,黄牛试探的说了句。

   “我买了。”李子涛站了出来,取出两张10美刀递给对方。

   “谢谢这位先生,不知怎么称呼?”看着李子涛递过来的戏票,赵尧忠又是尴尬又是感激的抱了抱拳。

   “李子涛,你呢?”李子涛笑道。

   “赵尧忠。”赵尧忠有些腼腆的说道,脸色略显消瘦,带着眼睛斯斯文文的,三七分的发型梳的油光锃亮。

   “走,进去再说,表演快开始了。”李子涛热情的招呼着。

   “唉。”赵尧忠点了点头,有些感慨道;“想不到梅大师在美利坚也如此受欢迎,5美刀的票价硬是炒到3倍。”

   “艺术不分国界。”李子涛随口说道。

   赵尧忠愣了愣神,勃然笑道:“没错,艺术不分国界,但艺术家有国籍之分。”

   “哎哟,随便碰到个同胞就把金句给整出来了,这朋友不简单啊!”李子涛哭笑不得的想着。

   “查理,这位是你的朋友吗?”劳伦斯在剧院门口等着,当看到李子涛带着另一名陌生的华籍走来,有些意外的问道。

   “劳伦斯,我的朋友。”李子涛介绍道:“这位是赵尧忠,我的同胞。”

   “嘿,伙计,你看起来太瘦弱了。”劳伦斯很是自来熟的用拳头抵在赵尧忠胸前玩笑道。

   “嘿嘿。”赵尧忠抓了抓后脑,羞涩道:“学习的时候总是忘记吃饭,等想起来饭堂都关门了,只能瞎凑活。”

   “噢,又是一名好学生。”劳伦斯摊着手夸张道。

   “表演要开始了。”李子涛带头向内走去。

   “劳伦斯,能不能让我们坐在一起。”好不容易碰到个有趣的同胞,李子涛想要跟对方多聊一会。

   “我来安排。”劳伦斯点了点头,朝着旁边的小门走去。

   凭借着洛克菲勒的金字招牌,他们的座位从普通席调到右侧靠中3楼的包间里,这里是观看舞台的最佳视角之一。

   “赵兄现在还在上学吗?”对大都会歌剧院的富丽堂皇赞叹一番,三人坐下后随意聊着,等待表演开始。

   “是,我正在caltech攻读博士,完成最后的实验课题。”

   赵尧忠指着下面的舞台笑道;“这不是听说梅大师来了,想要趁着离开前见一见,也不知道能不能见得上。”

   博士,这个年代的留洋博士生,妥妥的学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