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高什长送来的三个病俘就是曾经住在张孝武隔壁的乌桓战俘,地牢内一共有两间关押乌桓战俘,一处在倒数第二间,一处在正数第一间,而张孝武则将正数第一间的乌桓战俘都杀光了,以至于这三个病俘见了张孝武,几乎被吓得尿了裤子。其余战俘询问他们为何如此恐惧,他们便将张孝武的故事说给战俘们听。于是,关于张孝武的故事在疫庄兵卒和病俘里流传开来,神射校尉,千人斩,三箭射退百万犬夷,打死巴登尔,杀死三金刚,种种故事赋予了他一些神秘和神话的色彩。疫庄的军士更加迷信张孝武,甚至连木城中的百姓也开始胡编乱造他的故事。

   张孝武心说原来《圣汉英雄传》也是这样来的,先是老百姓们胡编乱造,后是写书的人为了讨好朝堂和公侯们的后裔又神话了一些。。于是一本脑洞大开的拍马屁神书就出现了。

   日子平静地过了三天,张孝武叫来胡三万,将自己雕刻好的假牙给他。胡三万戴上之后大小不适合,张孝武说:“我再给你刻,直到你满意为止。”胡三万内心万分感动,连说不用不用,小人这几日没了牙,也一样吃东西。张孝武说你相信我,我一定能刻好,胡三万站在一旁,思绪万千,心说这是对他最好的长官。

   三天的清扫让疫庄内焕然一新,就连病俘们住在干净的囚室内,心情都好了许多。尤其在自己的榻席上睡觉,身体更是健康了。只是张孝武发现一个生活难题,他身上生了一些虱子虮子,白天晚上都奇痒无比。

   人类在进入现代化以后,虱子虮子似乎被消灭了,可是在现代化之前,几乎没有人能摆脱这些小东西带来的影响。甚至一些科学家通过头虱和阴虱的进化来推断出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穿衣服的。先前张孝武一直在想着如何活下来。 。想着怎么杀人,并没有注意到这小东西,但是在疫庄闲暇下来后,他才发现这些小东西着实太让人烦恼了。

   他让人将藏着虱子的旧被褥给烧了,买了新的床被,军服也换了新服,用在城中买的杀虫药洗衣服。为了清洗身,他让军士在院中挖出一块洼地,用木头自己造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露天泳池。将士们完没有想到有人在院中挖了个池塘,私下议论纷纷,等泳池建好之后,张孝武第一个赤身裸体地下水,用药水狠狠地洗了个澡。里里外外洗了干净之后,张孝武终于暂时感觉不到身上有虱子虮子,这才舒服了许多。

   为了长期有效消灭和杜绝虱子虮子的生长。西门吹灯零零七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为了大家的卫生健康,张孝武特地让人做了八个方木牌,上书八个大字挂在军营:“爱国卫生,人人有责!”

   显然,大家对后四个字很容易理解,但对于前四个字均不理解,爱国是什么,卫生是什么。圣汉的禁军只知道忠君和灭异族,毕竟整个天下都是皇上的,他们还没有资格去爱,而卫生这个词——很多人以为卫生这个词是日本人创造,但实际上日本人是根据中国《庄子·庚桑楚》中“卫生之经”中的含义,既“佑卫其生命也”而得,并赋予了现代涵义,因此卫生这个词汇是日本学者从中国古代文学中寻找的词汇赋予其意义,而非日本人创造的词汇。在这个世界中,似乎也存在着许多与前一个世界相同的古人,例如这篇《庄子》,便存在于上古经典。因此当张孝武给大家解释什么是卫生的时候,大家似懂非懂,然后“哦”地一声:“原来是老祖宗说的啊”,然后便不再多问了。…,

   张孝武无奈,最终将“爱国卫生”四个字换成了“忠君洗澡”,众人顿时明白了,就是让大家伙儿多洗澡。

   塞北的夏天白日原本便很热,疫庄用水宝贵,有了这个大澡盆,士兵们自然愿意多洗澡,只是大家对张孝武向大澡盆中放置杀虫药有一些非议,毕竟这杀虫药的味道着实难闻。

   张孝武宣布,表现良好的战俘可以优先洗澡,于是们战俘纷纷积极听令,尤其是爱干净的乌桓战俘,更是老实听话。

   通常一澡盆水,张孝武洗完什长们洗,然后伍长们洗,兵卒们洗,役卒们洗,表现好的战俘们洗,表现一般的战俘们洗,最后是表现差的战俘们洗——最后的洗澡水都成了泥汤了。

  
闺中萌女晨起白嫩可人

   “忠君洗澡。。人人有责”运动在疫庄风风火火干了几天之后,疫庄的战俘们的身体居然渐渐变好了,原本生病的也痊愈不少。张孝武派萧开将病好战俘送回俘营,引得苏钰与管骧啧啧称奇。

   这张孝武代管疫庄之后,除了第二天死了四个人,居然过了五天再无战俘病死,且治好了十九个战俘。

   萧开笑问管骧,俘营可有生病的战俘或者受伤的战俘,疫庄已经快没人了,若是再不送来一些战俘,只怕疫庄日后的工作就是晒晒太阳吃吃饭和做游戏了。

   最近张什长还发明了一种叫做“足球”的游戏,他先是让甲什队出十一个人,乙什队出十一个人踢了两天。 。然后又让甲什队和乙什队组成连队,从俘虏中挑选了十一个人,并威胁俘虏说:“输一个球抽签弄死一个,输两个球抽签弄死两个,赢一个球今天晚上可

   以是面饼,赢两个球可以喝肉汤。”

   于是战俘们士气大振,在与后都队足球队比赛的过程中以顽强的斗志和进取心赢了“经验丰富”汉军,为晚餐赢得了一张面饼一碗肉汤。事后张孝武一面大骂一面自己叨咕说:“看来从监狱里拉一群死刑犯代替国足的建议是可行的,只可惜法制世界不允许这么做,遗憾,遗憾啊……”

   管骧对疫庄的一切颇为好奇,仔细询问。西门吹灯零零七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萧开据实报来,并笑说自张什长来后疫庄从内到外焕然一新,大家有了主心骨后士气大盛,疫庄已经不是众人心中的死地了。

   听了管骧的汇报,苏钰自是不信,便带着手下来到疫庄观看。他首先被干净整洁的营房和牢房吓了一跳,随后见到所有战俘都在编制草席,除了做榻席之外,他们用编制的草席当做墙面,将囚室四面栅栏蒙住三面,如此一来晚间可以抵挡寒风。还有的战俘再洗衣服,这些都是表现良好的乌桓人,见了汉军之后表现出讨好的神色。

   苏钰笑道:“张什长,疫庄,你管理得不错,以前管理过牢狱?”

   张孝武道:“以前被关过。”

   苏钰笑容尴尬起来,他以为对方在讽刺自己,不由得心说你这小子这不会说话。…,

   张孝武又说:“我是役卒,充军塞北,住过的监牢便超过十个了。所以坐牢坐出经验了,管理牢房便有用武之地了。”

   管骧忙赞道:“这就是学以致用,学以致用。”

   苏钰这几天心气儿也顺了,不再气张孝武让自己输钱了,得知张孝武能干,便给他们送来了一条猎狗做奖励,说这条狗耳朵很好。张孝武误以为他给自己一条狗做狗肉,便让人炖了一锅狗肉汤,苏钰得知之后气得够呛,将张孝武叫来痛骂一顿,说那条狗是他买来看家护院的,给你们是让它帮你们。

   张孝武一面致歉一面心中偷笑,回去之后好好地吃了顿狗肉。这狗肉是好东西,尤其是烧成烂泥似的狗肉浓汤。。不但能恢复体力,还养气补血,实在是大补之物。张孝武倒也理解为什么北夷人喜欢吃狗肉了,这东西在寒冷地区实在是不可多得的补品。

   不过狗肉燥热,如今又是夏季,吃了狗肉之后,张孝武浑身热腾腾的睡不着觉,半夜跑出来。士兵们见状忙问什长大人有何吩咐,张孝武问:“有什么办法能让我消耗体力?我这精力太旺盛,晚上睡不着。”

   几个老卒相互看了看,嘿嘿一笑,说:“有啊,木城里有青楼和娼馆,大人可以去寻娼馆里的娼妇,在她们身上有很多办法消耗精力。你若是没办法,她们也有都是办法让你没精力。”

   张孝武额头一阵黑线。 。心说你们这些家伙真不靠谱,并觉得这是老天爷惩罚自己吃了狗肉。于是张孝武拎着矛枪耍了一宿的矛枪,直到把自己折腾得精疲力尽,才沉沉睡去。

   次日,士兵们将这件事告诉了萧开,萧开恍然大悟,连说等回头带什长入城去丽春院花好楼里,让那些娼妇们好好消耗消耗他的精力,毕竟咱们什长大人正是生机勃勃精力旺盛无可宣泄的年纪。

   胡三万却说:“我估计什长大人昨天晚上看什么都冒绿光……”

   萧开先是一怔,继而哈哈大笑,道:“我们今日便撺掇他去城里。”

   两人便私下里找到张孝武。西门吹灯零零七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恰巧张孝武正在绘制地图,两人非常好奇他绘制地图的目的,张孝武说:“木城、土城和金城成一个直角三角形,土城就是那个九十度的直角,如果我是犬夷主帅,我就会从土城这一点直杀木城,切断青龙军后防。”

   萧开胡三万两人面面相觑,怎么大人脑子里满是打仗,胡三万刚想说去城里放松一番,便看到张孝武拉住两人,说道:“来来来,我们在地图上推演一下,你们当做青龙军的统帅和军师,萧开扮做皇太子,胡三万你扮做顾军师,我做犬夷主帅,看我如何大破汉军。你们若是抵挡不住,今天晚上便陪我一起练武!”

   萧开胡三万心中齐齐道:“大人脑子坏掉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