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罗铮疑惑的表情和探究的目光,沈柠好笑道:“你忘啦,我爹是赤脚医生,我从小看医书的。”

   罗铮恍然。

   真不怪他感到困惑。

   他常常觉得媳妇儿知道的事情有点超纲呐!

   知识面太偏了。

   罗铮扛着两麻袋桃油回家,沈柠就去把篾席拿出来,指挥着男人把这些东西摊在地上晾晒。

   沈柠考虑的是,如果能找打开销路,那么她以后就要开始扩大范围进行收购桃油,薄利多销,等以后市场开放了,她再做做宣传,不愁赚不到钱。

   傍晚的时候,顾嘉叶来家里玩,还拿了一盒从宿舍带来的巧克力,孩子们都没吃过,新奇不已。

   大安尝了一颗,浑身激灵一个颤,感觉灵魂都飘了。

   顾嘉叶分别分给了小茹和邹家三姐妹,剩下的让沈柠收着,以后慢慢分给孩子吃。

   沈柠刚好熬了桃胶,放了红枣、葡萄干,再加一些罗铮带回来的白糖,就给顾嘉叶盛了一碗。

   顾嘉叶尝了就直说好喝,“这是什么呀?”

  
清纯背带裤妹纸演绎80年代经典风情

   “桃油。”

   “啥玩意儿?”顾嘉叶以为自己听错了。

   沈柠微微一笑,“就是桃树上流出来的桃油。”

   顾嘉叶诧异不已,“不是说这玩意特伤桃树吗?支书瞅着这些就头疼,你还给吃上了?”

   不仅吃上了,院子里还晾晒那么多,这是打算以后长期吃的节奏啊!

   顾嘉叶觉得沈柠有点疯狂,难道是家里最近缺粮食吗?

   沈柠笑着说:“这东西吃了可以美容养颜,你多吃点儿。”

   “还别说,挺好吃的,清甜清甜的,入口即化。”顾嘉叶一边吃一边还不忘关心道:“不过沈柠,你老实跟我说,最近家里是不是揭不开锅了?”

   按说罗铮在县里工作,一个月赚不少钱的吧,沈柠家里的人口也不多,也就养了两个孩子,怎么都不可能到揭不开锅的地步吧!

   可是她看看院子里晾晒的那么多桃油,还是没忍住往那方面想。

   沈柠噗嗤一声,忍不住笑出声,“没,今天去桃林,本来想买点,结果人家周伯就直接送我们两麻袋,我就让孩子他爹给扛回来了。”

   听沈柠这么说,顾嘉叶就放心了不少。

   沈柠给孩子们都盛了去吃,虎子跟晓桃也过来吃,两人都是赞不绝口。

   虎子说:“婶婶,我爷不喜欢这东西,我以后都给你弄过来吧!”

   “好啊!”

   沈柠又给虎子和晓桃分了巧克力,两个孩子都高兴坏了。

   虎子哥想,大安家咋就这么多吃的捏?

   难怪大安现在都不稀罕大白兔奶糖了,敢情是还有其他好吃的啊!

   好羡慕~

   以后牢牢抱住大安弟弟的大腿就对了。

   大安弟弟让他干啥他就干啥,听话的孩子有吃的。

   嘿嘿~~

   几个孩子吃完,都还想再吃,主要是桃胶里放了白糖和红枣,甜丝丝的,所以孩子们格外爱吃。

   这些在平日里可是都不容易吃着的东西,也就过年还能解解馋。

   后来罗爱仙、李婶和苏珍珠何秀芳她们来了,沈柠就都给她们盛了一些,一个个都吃了赞不绝口。

   可是在这些大人看来,桃胶好吃不过是因为加了白糖所以才甜丝丝的。

   对于穷苦大众来说,吃饱饭才是正经事,炖桃胶还费柴火哩,偶尔尝尝就好,她们并不愿意花时间花柴火在这个上面。

   苏珍珠吃着桃胶,忍不住问:“大安他娘,你这到底费了多少糖啊?”